收藏本站 | 哥哥一路发贵宾网 [会员登录]  [30秒免费注册]
我的奴隶主生涯3
发表时间:2020-09-13 人气:1579    我要评论

发表人: 【上海】洋酒外模,芬兰 175/D

25岁 175CM

【上海】洋酒外模,芬兰 175/D,?️69、?️Kiss、?️T口,有健康码??? 会说中文、HSK4级

写信件 打招呼 主页

3

                 第三章 杀人与强奸

        我们这16匹马都装了青铜的马掌,可以比较放心的跑,经过这些天,我马

      术长了不少,而且也能比比划划的跟武士们交流了,他们很佩服我,对我也很忠

      心,晚上休息的时候,几个本事最大的武士都轮流教我击剑的方法,我个子高大

      很多,剑也长,很快武士们都打不过我了,这下他们更尊重我了。

        两个岁数最大的,一个叫做耀,一个叫做飞,是这群武士的头脑,一路上还

      是很顺利的,连续几天都没什么事情,也没碰到什么其他部族。

        在翻一座小山时,突然最前面的耀拉住了马,警惕的盯着前面的树林,飞和

      几个武士围住我,大家都拔出剑来,目不转晶的盯着树林,我看了半天啥都没有

      看见。正纳闷呢,突然一根标枪飞了出来,直奔耀的身体,耀一下从马上跳了下

      去,躲开了标枪,树林里枝叶一阵晃动,一群兽皮树叶围着身体的人嚎叫着蹦了

      出来,耀飞身上马,抡起宝剑来就冲了过去。

        我心里很是害怕,这群兽皮人个子也比较矮,但是比我们的武士要高一些,

      我估计都是在160cm上下,皮肤黝黑,跟现在的东南亚人的肤色很接近,手

      里都拎着木棒,有些木棒上还绑着石头,不过跟骑着马,拎着青铜剑的武士比,

      他们就不是对手了,耀一个冲刺,连撞到的,砍倒的,地上躺下10几个,还有

      20多个,蹦跳着跟耀搏斗。

        我稳定了心神,不那么怕了,让飞也过去帮忙,飞带着武士们直冲过去,5

      名女奴补上来护着我。

        有几个围着树叶的半裸体的人,绕开武士,像灵巧的猴子一般,扑向我和女

      奴,女奴都尖叫起来,但都仍然护着我不跑,我一边喊着让耀和飞回来救命,一

      边拔出我的宝剑,朝冲过来的一个半裸人砍了过去,半裸人用木棒遮挡,可是我

      沉重的青铜剑直接劈断了木棒,接着在他头上开了一个硕大的口子,那个半裸人

      怪叫一声,身体扭曲成一个很奇怪的姿势,手脚抽搐着躺在地上。

        我吓的手都哆嗦了,又一个半裸人凭空跳起来,竟然跟我的马差不多高了,

      直直的朝我扑过来,手里的木棒也砸向我的脑袋,我本能的用剑刺了过去,那个

      半裸人直接扑到我的剑尖上,瞬间半截宝剑消失在他胸口,可那家伙的木棒也砸

      在了我的肩头,差点把我从马上砸下去,疼的我鬼哭狼嚎。

        半裸人带着我的剑摔在地上,肩膀的疼痛让我火帽三丈,我俯身拔出剑,一

      个半裸人正准备袭击我们的一个女奴,我驱马冲过去,抡圆了就是一剑,沉重的

      青铜剑划过他的脖子,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瞬间飞了起来,我竟然没感到什么阻力

      就砍断了他的脖子,一片血光中,那个半裸人也死了。

        连续杀了3个人,我还没来得及难受,杀人的快感让我哆嗦起来,我不敢往

      人群里冲,专挑单个的半裸人搞,我的马比较快,剑也沉,两个冲刺,又干掉两

      个,那边武士们也砍死了大部分半裸人,剩下几个嚎叫着逃跑。

        耀招呼一声,大家一起追了下去,耀压在队伍前边,不让大家追近,跟着半

      裸人跑,我猜他是想找他们的老巢,果然,半裸人跑到了一片空地,空地上搭着

      很多矮小的窝棚,不少女人和孩子正在窝棚前嬉戏,耀看找到目的地,驱马赶上

      去砍死了那几个逃跑的家伙,直接冲到了空地上,窝棚前的人一片尖叫,女人和

      孩子们四散奔逃,耀和飞指挥武士们分头阻截,把女人和孩子们圈了回来。

        耀和飞指挥武士们杀死了所有的成年男人,剩下的都是女人和儿童,我骑着

      马看着那些吓的要死的女人和儿童们。儿童们基本都是全裸,女孩子也露着没发

      育的胸部和下阴,成年的女人也都露着奶子,腰间围着树叶,没有穿兽皮的,看

      来只有男人才能穿兽皮。

        武士们围着人群,马匹绕来绕去,5个女奴跳下马,开始挨家挨户的搜集食

      物,我还沉浸在杀人过后的快感中,脑子里一波一波的刺激荡漾着,嘴唇和手脚

      都在哆嗦着。耀突然从马上跳了下来,到人群中抓住一个女孩子的头发,拖死狗

      一般拖了出来,女孩子一边嚎哭一边挣扎,飞也跳了下来,两人拉起女孩子,仔

      细观看着。

        耀冲飞嘟囔了几句,飞点点头,拖着女孩子来到我的马前,扔在地上,冲我

      笑笑。我不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不过这个女孩子长的还算好看,皮肤呈麦色,

      小胸脯高高耸着,两颗褐色的奶头也小小的翘着,腰间的树叶子都被拖掉了,几

      根细细的藤条间,能清楚的看到稀疏的阴毛。

        众武士都开始鼓噪起来,大家都笑着看着我,我似乎明白了他们是要我强奸

      这个女孩子,我不敢,不过有些向往,盯着这个女孩子看着。

        耀凑过来,嘟囔着说:「你是千户,是头领,不动手我们也不能动,这个是

      最好看的,挑出来给你,别让大家等着。」

        我在大家鼓噪下犹豫的跳下马,女孩子吓的往后缩着,两个女奴也跳下马,

      上前抓住了那个女孩子,我上前抓住女孩子的头发,让她昂起头来。

        这个女孩子也就跟现在13,14岁的初中生差不多,但是最神奇的这个女

      孩子的眼睛竟然是蓝色的,跟现代的洋鬼子的眼睛一样,而且在女孩子咧嘴的时

      候,我发现她竟然长了一口洁白的牙齿,我很奇怪,这里穿麻布衣服的人都是满

      口黄牙,这个女孩子竟然牙齿如此洁白。

        众武士都欢呼的跳下马,在人群中挑选自己看中的女人。开始了疯狂的奸污

      女性的行为。一霎那间,整个空场充斥着女人的惨叫声,武士的欢呼声。

        一个女奴把我身前女孩子腰间的树枝都揪了下来,一个抓住她的双手,把她

      按在地上,女孩子扭曲着身体挣扎着,我解开皮带脱下牛仔裤,扶着鸡巴看着女

      孩子,心里想,强奸她么,不强奸大家肯定笑话我,强奸这么小的女人实在下不

      了手,低头看看鸡巴也硬不起来,紧张的满头是汗。

        耀和飞他们都已经完成了一次了,换了人开始第二次发泄,我还在搓着鸡巴

      运气呢,一个年级较大的女奴从马上下来,看看我还软着的鸡巴,轻轻笑了一声

      跪倒在我面前,拉开我的手,张嘴含住了我的鸡巴。

        我的鸡巴是第一次进入别人的身体里,女奴温柔熟练的含住了整根软软的鸡

      巴,舌头刚卷绕上来,我的鸡巴直接就在她嘴里挺立起来,女奴嘴一下被撑大,

      她赶紧吐了出来,又舔了几下,看我的鸡巴已经完全硬了,笑了笑,起身让开,

      示意我可以搞那个女孩子了。

        我看看那个女孩子,两条腿也被女奴固定住了,稀疏的阴毛下露出浅褐色的

      阴部,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真实的女人的下体,鸡巴硬的像铁柱一般。血玩命

      的往脑袋上涌,我心想反正这也是野人,搞一下再说吧。我扑了上去,双手死死

      的抓住了女孩子的乳房,揉搓起来。

        一个女奴蹲在我身后,扶着我的鸡巴往女孩子的阴道捅去,也不知道是我捏

      的太狠还是鸡巴挺进的太急促,女孩子声嘶力竭的惨叫起来,我第一次感觉到了

      鸡巴进入女人阴道的那种快乐,女孩子叫声很是凄厉,我听的有些害怕,不过鸡

      巴上的刺激让我很是满足,我回想着日本小电影的情景,开始抽插起来。

        女孩子鬼哭狼嚎着,她越叫我越使劲,手上鸡巴上都加力,捅了20多下,

      一阵酥麻,我克制不住了,眼前一黑,下面射了出来,趴在女孩子身上不动了。

        女孩子也停止了挣扎,哆嗦着躺在我身下,我半天才缓过神来,舒服的站起

      身,看着四周,大家都看着我笑着,几个女奴扶起了我,我低头看看,鸡巴头子

      上沾满了血丝,身下的女孩子竟然还是个处女。我很高兴,我的第一次竟然干了

      个处女,我挺满意,摸着下巴笑了起来。

        武士们也都完事了,耀从行囊里掏出一个青铜小圈子,圈子上有一个木柄,

      我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的。耀来到一堆篝火边上,把铜环伸到火里烧着,一会儿铜

      环烧的通红。一个武士抓着一个女人来到耀身边,摔倒那个女人,然后按住女人

      的腰,女人伏在地上,屁股高高的撅起,耀举着红红的铜环,直接就烙在女人屁

      股上,那女人鬼叫一声,噗通就趴在了地上。武士拖着她扔到了一边。

        武士们们不断把女人拖到耀身边,耀不断的烧红铜环,在每个女人屁股上都

      烙了那个圈圈,我看不明白是为什么,过去问飞,飞告诉我,每次征服一个部落

      都要在她们女人身上留下这个记号,就是证明我们曾经征服过这个部族。

        我看着有些残忍,空气中已经弥漫着烤肉的味道了,我身前的女孩子也被拖

      了过去,耀冲我笑笑,在那个女孩子屁股上也来了一下,那个女孩子鬼哭狼嚎的

      挣扎了半天,捂住屁股被扔进人群。

        我想起来她牙齿白的情景,到人群里挨个捏开她们的嘴,发现牙齿都很白,

      我挺好奇,让武士问这些女人,武士用更听不懂的土话跟女人嘀咕了几句,回报

      我说她们经常嚼一种树枝来清洁牙齿,我挺好奇,武士押着两个女人带我去看,

      是一种类似桉树叶子的树,我揪了一根树枝下来,断头处有一些淡淡的汁液,闻

      了闻,竟然有点类似薄荷的香味。

        我不认识这种树,一个武士跟我说这种树,我们草场附近也有,我点点头,

      耀跟我说要继续赶路了。我们放了那些妇女儿童,骑了马,扬长而去。

        我不断的回忆着强奸女人的快感,时不时的鸡巴在裤裆里就硬挺起来,我都

      有些盼望再能碰到个部族,让我在来一次。

        想什么来什么,经过一片树林,我们又遭受了袭击,这次耀和飞都没发现敌

      人的踪迹,我们就被袭击了,也是一群不穿衣服围着兽皮树叶的家伙,比那批人

      厉害了许多,各个都是飞石头的高手,耀被石头砸中了嘴,慢脸都是血,一个女

      奴被砸晕了,摔了个半死。

        飞带着武士冲进树林跟他们搏斗,这个树林很是茂密,灌木也多,马跑不起

      来,飞带着大家跟敌人步战,没等我们靠近敌人,就被砸的头破血流的。我一看

      这可不行,招呼大家撤出树林,收缩到一起,远离石头袭击的距离。那些兽皮人

      探头探脑,不敢离开树林,我们也不敢进去,我跟嘴肿起来的耀商量,干脆不理

      他们了,绕路走就好了。

        耀很不甘心,捂住嘴嘟囔着,飞也不同意就这么走,对我说:「要抢他们的

      食物,补充我们,而且这些人该彻底被剿灭。」

        我心想这些人躲在树林里不出来,肯定很难剿杀,他们就想猴子一般,树林

      里无法施展马的速度,很难跟他们贴近肉搏,就无法发挥青铜器的威力,这仗不

      是很好打。可我们这群武士没有弓箭,看来我们这个部族还没有发明弓箭或者其

      他远距离攻击的武器。看耀和飞不想放过这群人,我也没办法说服他们,大家只

      好相持着,那些兽皮人不敢出来,我们也不敢进去,相持了一会天就黑了。

        我带着大家又撤退了一段距离,离树林更远一些,安排了站岗的武士,其他

      人抱着兵器睡觉休息。我也轮了一次岗,刚躺下,我们几匹马都开始不安起来,

      刨着蹄子,鼻子里喷着气,有几匹甚至开始挣扎着想摆脱缰绳。

        大家都惊醒了,拔出宝剑,耀低声说可能有什么猛兽来了。我让武士和女奴

      迅速收集一些干树枝树叉来,一个武士最快速度的点起了火堆,大家围绕着火堆

      警惕的四周看着,可什么猛兽都没发现。大家也都不敢休息了,不断的搜集可以

      烧的东西,保持着火堆,警惕着注意着四周。

        突然,树林那边嘈杂起来,不断的传来惨叫声,大家立刻把注意力集中在那

      边,但黑暗的树林无法知道哪些兽皮人受到什么猛兽的袭击。树林中跑出不少兽

      皮人来,有几个竟然慌乱的朝我们跑来,耀和飞立刻上马,迎了上去,一剑一个

      砍死了跑出树林的人。

        耀也不敢进树林,只是驱马来回跑着,树林里惨叫声不断,还夹杂着类似狗

      叫的动物的叫声,听的人毛骨悚然,我靠近火堆,握着宝剑,紧张极了。好在天

      很快亮了,树林里渐渐安静下来,我们靠近树林仔细一看,树林里竟然有一大群

      类似猴子或者猩猩的动物,但比较小,黄色的长毛,脸跟狗差不多,不断的撕咬

      着兽皮人的尸体,吞噬着肉,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竟然是一群狒狒。

        我脑子彻底晕了,中国远古竟然也有狒狒,我以为只有非洲有这种动物呢,

      这里竟然也有。兽皮人没有死光,有几个高高的爬在树顶,狒狒群有了足够的食

      物,也不管树梢上那几个了。我们不敢靠近,撤回到火边,狒狒们吃饱了,一个

      个满脸是殷红的人血,陆续从树林里出来,几只最大的冲我们呲呲牙,低声吼叫

      几声,然后朝一座小山上跑去,很快翻过山消失了。

        我们也吓的够呛,飞也紧张的冒汗了,那几个女奴更是缩成一团,靠在一起

      了。树梢上那几个兽皮人看我们有些距离,狒狒们离开了,迅速下树,穿过树林

      逃跑。飞带着大家上马,远远的跟着他们,这几个兽皮人离开了树林,在草地上

      狂奔着,我们跟踪而去,跑了半天,就发现了他们的老巢,竟然是半山的几个大

      洞,也有一些女人和儿童在洞口生火做饭。

        耀和飞驱马就冲了过去,那些兽皮人捡起石头砸过来,可人数太少,伤不到

      我们的武士,很快耀和飞就冲到了跟前,那些兽皮人绝望的嚎叫着,四散奔逃,

      几个山洞里也跑出不少人来,也都是围着树叶和兽皮,我跟在队伍最后也冲了过

      去,这次我很想在体会猎杀的快感,我专挑跑不快的,也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其实背影也分不出来,这群人都是长长的肮脏的卷起的头发,我跟上去一剑

      就砍到一个,完全像打猎一般,我一边杀人,一边安慰自己,他们是猴子,不是

      人。

        我不知道自己砍死10个还是11个,也不知道自己杀死了这些人里边有多

      少男人多少女人,反正我的青铜剑沾满了鲜血,大家忙活了很久,才把四散奔逃

      的人都驱赶了回来。

        在我们的包围圈里,蹲了大概40多人,都是女人还有几个儿童,不过这群

      女人可让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了,大概是居住在山洞里,这群人身上散发着一种臭

      味,一个个头发脏的都打卷了,我估计里边有不少虱子之类的。我捂住鼻子,不

      靠近她们,耀他们也没兴趣强奸她们,女奴下马搜集了食物,一些风干动物肉,

      还有不少水果之类的,耀又掏出他那个铜环来在这些人屁股上烙上了那个印记。

        离开穴居人,又走了两三天,终于到了一片山脉的边上,这里草长莺飞,风

      景很美,我估计这里就是燕山山脉,我们搜寻了几天,终于在一个山坳里发现了

      一群野马。我们在山上远远的观察,这群野马比我们的马高大了不少,跟近代的

      蒙古马差不多了,各个都是黄褐色的皮毛,长长的黄色,黑色的鬃毛飘扬着,跑

      起来像风一般,好看极了。

        飞过来说:「这些就是野马,但不可能追的上的。」

        我笑了,找了个树林,挑了几棵小的杨树,砍到了,削去枝杈,成了几根长

      长的木杆,我让女奴把她们马上的缰绳解下来,绑在木杆前段,绑成了活套。我

      查看地形,山坳有几个出口,我让武士分别在一个出口站一个人,不用动,野马

      来了,只要赶回去就可以。5个武士拿着木杆,埋伏在山坳的一个出口,其他人

      骑马冲击山坳把野马往埋伏着武士的出口驱赶。

        等我们呐喊着嚎叫着冲进山坳,野马群惊动了,朝一个出口跑去,那个出口

      的武士一边嚎叫,一边使劲挥舞着一棵砍到的小树,野马慌乱的朝另一个出口跑

      的,也被堵了回来。

        野马饶了几个圈子,朝那几个拿着套杆的武士冲了过去,武士们盯着那些擦

      身而过的马,选了几匹,用套杆套了过去,被套住的野马受惊狂奔,五个武士骑

      着马开始还能跟的上,但很快就不行了,野马力气也大,武士没有马鞍和脚蹬,

      都被从自己的马背上拖了下来,5个人死死抱着套杆不撒手,被拖在地上拽着滑

      行。

发表评论

-->
JBC福利导航  北京外围模特  欲望单商城情趣用品  外围女经纪人  色宝宝成人  瓷娃娃?导航  华人情色基地  舔茎肛导航  青青草原  黄色成人  色姐姐  色妹妹  激情五月天   海外直播APP  色豆豆导航  爱上导航  大黄瓜导航  快播导航  新乐园导航  鲜肉导航  AV天堂影院  咪咕男女  一道本视频  草莓视频  啪啪视频  黄瓜在线视频  新潘金莲视频  人人爱视频  小黄人导航  气泡导航  飞机党  气泡导航  羽毛导航  缺口导航  阿胶导航  微花导航  北京高端外围  杭州外围模特  深圳外围模特  北京外围模特  上海外围模特  北京外围  熊猫外围  DDDER  桑拿一条龙莞式服务  撸撸撸  色情网  A8福利导航  加油撸  百思特视频网  狼友导航网  G奶精品导航  黑色导航  成人网站大全  藏姬阁导航  Porn Dude 

品牌:专业伴游交友服务 专业:资深伴游交友团队 真实:诚信会员验证体系
郑重提醒:社会有风险 交友须谨慎 (免责声明:禁止未成年人注册以及援交服务)友情链接及合作请发送邮箱:gg168vip@gmail.com
Copyright © 2020 gg168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escorts were 18 or older at the time of depiction. 本平台内容由上传者提供,与本站绝无任何关系